在巴黎的第一部短片:Recette d\x26#39;un Meurtre Parfait

摘要: Fritz Lang, 1890-1976

12-29 23:26 胡看片儿 首页 电影学习笔记


        匆匆忙忙地,片子就在学校公映了。虽然许多地方都还很不成熟,但是在大银幕上看着从去年九月的一个点子发展而来的作品,心里有一种复杂的激动。

 

        这是一种全新的经验。坐在放映厅里,所有的东西都会被放大。自己变得异常敏感,小心翼翼地获取着观众的反应,看看设计好的小桥段到了观众那里是不是真的有着这样那样的效果,看看选择的信息处理方式是不是观众都能理解。

 

        按捺不住的小激动,让我像一个盗版者一样在放映厅的角落偷偷拍摄了几个瞬间。哈哈,有一种心理变态的感觉。

 

 


        所幸,放映后的反响还算不错。同学和老师们也给了好些中肯的建议,我于是私心想着,该把这第一次拍摄故事短片的经历和心得记录下来,也算是拍片道路的第一个脚印。

 

一、Préparation 准备阶段

 

Synopsis et Scénario 故事梗概和剧本

 

       这个片子是为期一年的故事片实践课的课堂作业,也可以算作是在巴黎一大的本科毕业作品。去年九月份,同学们一起讨论出一个题目,然后大家在题目的框架下进行剧本创作。当时给出的题目是:Quand la nuit tombe (当夜幕降临)。

 

        和我一起合作的是两个法国女生:Heidi 和 Laurène,我们由于在制作领域各有所长而迅速组合在了一起,然后将各自对于剧本的想法进行了融合。

 

        一开始的合作并不十分顺畅。那时候,我经常听不懂 Laurène 过于生动活泼的法语,也不好意思中断对话请求解释;而即使感受到了我没听明白,她们也不好意思冒然提出为我解释。加上当时的我正处于适应环境阶段,我们就在这种微妙的僵持状态下完成了故事梗概(Synopsis)。

 

        一切的好转开始于我对于自己第三语言使用者身份的坦然。当时不知道从哪儿看到一句话,说“自尊心除了给你添堵之外没有其他作用”。这句话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有如醍醐灌顶。想那么多做什么,重要的是这事儿能给办成了,片儿能给拍好了。我才学了一年多一点的法语,有什么好难为情的呢。于是我开始尝试变着法儿地去表达我想说的话,听不懂就带着自己的猜测去求证,再不然掏出字典让人家帮忙写出来。语言虽简陋,但沟通有效。这样一来,比起憋着劲儿自己弄,语言能力反而提升得更快了,到了快要拍摄的阶段,我们之间的沟通已经很少有跨不过去的障碍了。

 

        另外一个体验就是,当每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合作起来也会顺畅很多。细节的讨论对于我来说是最困难的,它对动词和名词量要求最高。我一边学习着使用这些具体的词,一边把心思着重放在整个剧本结构和背后的逻辑上,这样也算能发挥自己的一些作用。再例如,在资料搜索阶段,通过医生朋友的热情推荐,我找到了中药中一种能在日常药店买到的剧毒,给剧本的谋杀方式提供了可能,这也算是我能够有的一点独特贡献吧。(出于良知,请不要来问我这种剧毒是什么,哈哈!)

 

Storyboard 故事板

 

        这个算是自认比较有信心的小技能。一来之前的画画功底让我在绘制透视关系的时候游刃有余,二来在看电影的时候一直很乐于分析电影语言,所以在读着剧本去想象拍摄方法的时候能有许多想法。当然,后来在实践中发现故事板里有许多漏洞,后面再提。于是在国内的春节期间,花了三四个夜晚,我把这个15分钟的小短片的故事板第一版绘制完成了。

 


 

        完成第一版之后,由于五个角色之间的座位有改动,几乎大半个故事板的内容都受到了牵连,于是后来重新修改完成了第二个版本。这算是自己第一次完完整整地做下来一份故事板。之前在法国电影资料馆(La Cinémathèque Fran?aise)里马丁·斯科塞斯(Martin Scorsese)的展览上,我看到他画的故事板,这对我起到了很好的启发和激励作用。

 

Casting/Audition 选角

 

        Laurène 同时在佛罗朗戏剧学校(Cours Florent)学习表演,对这方面有着很好的眼光,于是选角的工作主要由她来负责。这次一共进行了两轮共六场选角,从八十多名候选人中选出五名成为片子的正式演员。(也是第一次知道会有演员投简历的时候发裸照的……以及我们是在课堂上打开大家的简历进行筛选的……OMG)

 

        令我十分震惊的一点是,这样一个不提供报酬的学生作品,居然有这么多演员投来简历。里面有已经演了十几年的专业演员,有正在表演学校学习的学生,也有工作之余不断接项目演戏的业余爱好者。他们中的绝大部分人都非常敬业,戏好人也和善。

 

        由于希望演员通过自己的创作为角色寻找新的可能性,我们在一开始并没有直接发给演员剧本。在简单地描述了角色之后,我们给出一些情境指示让演员代入角色进行即兴表演;接着在其他的电影和戏剧作品中找到类似角色的台本让演员进行带情绪的朗读;最后将选出来的一部分演员进行组合试戏并调整角色,包括剧本中的片段和剧本外特意撰写的附加片段。

 

        事实证明,好好选角对拍摄非常有好处。好的演员放到场景里,仿佛就已经看到了电影。好的演员在拍摄过程中不断给人惊喜,刺激着拍摄的活力。

 

        感慨一下当演员真的是一个需要很大勇气的选择。竞争非常激烈,而且要不断根据主创人员的指示进行状态调整。不过到了拍摄时期,演员也许是最有趣的工种之一。

 

        除了故事梗概、剧本、故事板和选角,在准备阶段我们还进行了大量的信息搜索,撰写了人物小传(Fiches Personnages)和 Note d’intention(暂时没找到对应的中文),暂不赘言。

 

二、Tournage 拍摄阶段

 

        算下来这个片子一共拍了五天,最终成片15分钟,效率应该还算正常(按照制片老师的说法,每天拍摄的最终能剪到片子里有效内容的大概是三分钟左右)。而且由于整个故事都发生在夜晚,我们必须等到太阳下山之后才能开始拍摄,又要在凌晨之前结束,以便大家能赶上最后一班地铁回家,所以时间上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最后两天不得不采取了用黑色垃圾袋堵住窗户模拟夜间光线状况的方法来争取拍摄时间)。

 

        保守起见,第一天我们拍摄的是相对比较轻松的段落和细节,作为“热身”。但现在想起来,还是制片老师说得比较对,应该把最复杂、风险最高的片段放在前面拍。而且,当大家互相熟络了以后,有一些东西就莫名其妙地丢失了。


        于是我们迎来了最惨烈的第二天。

 

        由于没有雇佣专业摄影师,她们俩又完全不懂摄像机,所以只能由我来掌镜。而由于是我将剧本文字转换成为了画面,所以被默认为是本片的导演。所以三个人的角色变成了我(导演和摄影)、   Laurène(表演指导)和 Heidi(录音和场记),后来加上 Meriem(朋友介绍过来的灯光师)。

 

        于是当所有人都来问我:接下来拍什么内容、有哪些机位和镜头、怎么走位、怎么布光、怎么表演、为什么这么走位、为什么这么布光、为什么这么表演、可不可以这么放机位、可不可以这么走位、可不可以这么布光、可不可以这么表演、怎么还不开始……的时候,我就疯了。而我还不得不将精力集中在摄像机的取景、运动以及灯光上。更要命的是,我完全没有办法在这么混乱的情况下同时用法语应付所有人的问题,以及用我的想法说服他们。尤其是作为第一次参与拍摄,我还没有足够的自信立得住的时候。

 

        混乱的一晚结束之后,大家又累又沮丧地回家了。第二天起床,三个人严肃地讨论了一下拍摄的问题,得出的结论是:必须要明确分工。这个显而易见却一直被我们忽略的道理,在关键时刻给了我们致命的一击。我们不得不承认电影拍摄中等级制度的存在,这个等级制度是为了每个人在自己的位置上做好工作,减少内部消耗。

 

        于是我们重新进行了分工,我自然而然地专司摄影,Laurène 还是担任表演指导一职,Heidi 接过去导演的工作,回答各种问题和进行艺术上的把控。

 

        拍摄当天我们提前了两个小时到达片场。我和 Heidi 仔细解释了今天要拍摄的所有镜头,一起决定了拍摄的顺序以及预想了可能出现的问题。她是剧本的主笔,由她来拿捏拍摄的走向再合适不过。

 

        沟通之后,拍摄就顺畅多了,我们在预定的时间内完成了所有的内容。

 

        拍摄阶段一共分成了两次,第一次三天,然后的两周花在了学校的期末考试上,再然后演员们的时间一直对不上,所以在经过了大约一个月之后,我们不得不在有演员缺席的情况下再次开始了拍摄(用了些小技巧来掩饰某个角色不在场的事实)。到了开机的时候,一个主演告诉我们说他一不小心把自己长头发剪成了短头发。WTF……最后依然用技巧尽可能地掩盖了这个事实,放映的时候没有观众注意到这一点,我们真伟大。



第二次拍摄完的合影,少了好几个演员和工作人员


三、Post-Production 后期制作阶段

 

        由于第二次拍摄得太晚,在放映之前只剩下三天时间剪辑。还好我们有一个完善的故事板,按照它来剪辑不会浪费太多的时间,能够保证故事的完整性。我们做完了这项工作,没有时间进行调色、配乐和节奏的调整。所以我才在这篇总结的开头说“匆匆忙忙地,片子就在学校公映了”。幸亏前期工作做得比较到位,粗剪出来的东西也还能看,观众们说“On est bien amusé”,至少证明这不是一个无聊幼稚的大闷片。老师说这是一次比较成功的“exercices de style”(风格练习)。

 

总 结

 

        作为自己参与制作的第一部故事短片,学到的经验比在课堂上学到的东西多好多倍。


        对于拍摄来说,这一次完成了公认的最难拍的镜头之一:多人围坐在一张桌子的戏。由于轴线法则的限制,这种情境下的对戏十分容易让人对角色的位置、话语力量的指向及情感流的捕捉产生迷惑。但放映完之后,有观众特别提到这个片子的摄影很出色,哦耶。


        对于叙事语言来说,这次在故事板中设计了每个人物有自己独特的出场方式,例如主观镜头的运用、以身体局部出场、调度的暗示等等,算是一次把理论知识用于实践的练习,也实实在在感受到了这些东西用出来是什么样的效果。


        当然,也有许多值得吸取教训的地方。


        对于故事板来说,在电影拍摄阶段,由于经费上有所限制,部分对于特殊镜头、滑轨等器材有要求的设计没能实现。因此,以后制作故事板的时候,需要把实操性考虑进去。另外,这次故事板设计没有考虑灯具的安放,于是在实际拍摄中由于灯架占用了房间四角中的两个角,镜头的运动受到了极大的限制。

 

        对于剧本来说,应该减少解释性的对话。不少观众反应本片对话有些 “théatralisé”(戏剧式的),电影的台词由于有镜头语言的辅助可以有更可玩味的表达方式。

 

        对于布景来说,这次只考虑到了方便性和可实施性,就决定在同学的家里拍了。但却没有考虑到家装中的大白墙会让电影的画面过于干净而显得没有层次感。每个场景的各个景深的布置也都没有用电影的方式细细考究。

 

        对于剪辑来说,这次的时间没有允许我们进行节奏的把控,所以看的时候会感觉咻咻咻地就放过去了,信息的传递和气氛的渲染都会产生困难。声音是最缺乏的一环。

 

 ******


        一个重要的认识就是,对于一个电影导演来说,视听语言的能力固然重要,但更加重要的还是在拍摄时的控场能力,要能带领所有人朝一个方向努力。而这种能力,除了自己有坚定的艺术观念和说服人的天分之外,还需要通过大量的实践来获得。(“道理都懂,但实践起来就……"系列)

 

        另外一个对自己的认识就是,自己的激情应该不在纯粹的操纵摄影机上。

 

******


        片子放映完之后,我们三个都觉得这个剧本还可以再发展发展,有重新拍一次的价值。所以我们打算这个版本就先不流传出来,而是它将作为一个基础,为重拍做准备。休整一段时间之后,我们要重新来修改剧本、进行镜头设计、选角、拍摄、后制。


        多谢在这个片子的各个阶段伸出援手的朋友们!


放映结束之后的小团队,从左至右依次为 Laurène, Heidi 和我


         另外就是发现,同学们的片子里真的有好多令人惊叹的作品啊,看他们的作品的时候感觉他们人都在发光。电影创作这个事儿的魅力从这儿就可见一斑了!


        最后福利来了:《馒头出浴照》一张。





 

 

 



首页 - 电影学习笔记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