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房产边界之战—— ?十六、众口铄金(上篇)

摘要: 小姑娘往后面退,笑着说,大妈,请放心,我肯定站您这一边

12-09 03:59 首页 业主精品阅读

连载|房产边界之战—— 第十五、罄竹难书




周三上午十点钟,一辆“采访”字样小车冲到小区门口嘎的一声停下。门口等待的业主围上来尖叫,记者来了。一个穿着帆布白鞋,一袭长裙的美女走下车,后面跟着一个扎着小辫子的青年扛着摄像机。司机摇下车窗“吞云吐雾”,姑娘时髦,一件露肩的裙子把身材衬托高挑,走路都不看人,也没有丝毫表情,有点高冷,都不像记者。小青年时尚,扛着摄像头漫不经心环顾四周,带着不羁的傲气。两人都面无表情,与大家的热情相比就有点多余。

 

大家围上去,热情洋溢要帮记者拿设备,说着“两位记者能来这破地方真辛苦”的客气话。小辫子青年说,这就是我们的职业,设备再重,我们都自己扛,习惯了。

 


图片来源互联网,与本文无关


梅艳华走到女记者旁边有一茬没一茬说着物业各种坏话,大妈大爷也跟着起哄。一群人蜜蜂一样嗡嗡叫,没有一条主线。

 

女记者开口了,大家别吵吵,找两个有代表性业主介绍下事情原委。

 

小草声音穿透力强,从后面挤上去前对记者说,我来介绍吧,我们物业偷偷成立新物业公司,干了很多坏事,阻拦大家成立业委会。

 

小草绘声绘色描述事实经过,条理清晰,情绪激昂。

 

女记者皱着眉头从挎包掏出笔记本,一边问,一边记录。小辫子青年扛着相机到处转悠,拍花、拍草,拍人群时有几个人不好意思往人群中缩。

 

大爷大妈拉着美女记者的手说,小姑娘,你得替我们做主,我们花一百万买的房子,连一个打牌的地方都没有,这物业管理真差。

 

小姑娘往后面退,笑着说,大妈,请放心,我肯定站您这一边。大家有什么事,遭遇不平事的事都可以打电话找我们栏目和打电话给我们。说完,女记者开始发名片,大家可以叫我小倩。

 

大家发现小倩不笑可以理解,工作需要嘛,一笑就不严肃,显得工作不认真。但是笑起有些刻意,总之就是太职业化。

 

刘大哥来了,把美女记者小倩和摄影师往凉亭引。凉亭经历台风的洗礼,在透彻的蓝天之下格外精神。小辫子青年俯身下去,对着凉亭一顿猛拍。补充一句,你们小区还真美丽,外面和里面差距真大。

 

小树说,外面阿富汗,里面迪拜?

 

小辫子青年也笑了。

 

一大爷愤怒说道,我们小区本来就不错,只不过被物业糟蹋了。

 

刘大哥让大家都在凉亭凳子坐好,大家也给小倩腾了一个地方,小倩两腿夹紧,把半个屁股贴长条凳上,欠着身子对着刘大哥。

 

大家知道,按照惯例,刘大哥先来一段开场白。果然,刘大哥清了喜爱嗓子开始讲话:首先感谢记者在百忙之中来到我们小区,记者伸张正义,大家都很感激,在座这些业主都不上班来关注小区的事情,说明小区的业主人心齐。人心齐泰山移,我们不相信物业顽固阻拦业委会的阴谋会得逞,毕竟邪不压正。讲完头部进入正题,讲述业委会成立的难题,语气很重,把物业的虚伪奸诈通过各种案例又讲述一遍。讲着讲着,又走题了,扯到当前“职能部门低效、相互推诿不干正事,把老百姓的疾苦不当一回事”等宏观领域话题……

 

老大哥讲话稳重,气势很足,大家都认真听。刘大哥讲完,业主开始鼓掌,这一套流程总算走完。

 

小倩说,大哥说的很有道理,我们也要听听大家意见,听听多方意见,不能只能由您一个人说。谁接着采访呢?

 

采访前,刘大哥说自己身份敏感,不方便接受记者采访,自己开一个头,把大家领进门。如今要上阵了,大家推搡不肯露面,都不肯上镜,大哥收起刚才激扬,表情十分严峻,嘴唇颤动,露面愠色不好发作。很快恢复平静走到凉亭中央对小倩说,大家都不愿意来,我开一个头。

 

刘大哥第一个接受采访,又把刚才话题重复一边,语气又加重几份。刘大哥果然是身经百战的好手,对着摄像头侃侃而谈,一点怯场的意思都没有,每一句话都是直白、坚挺,都是掷向开发商的投枪和匕首,大哥同仇敌忾的愤怒感染在场每一个人,大家握紧拳头,手心都攥出了汗。

 

李炜和王晓能也被群众推都镜头前面。根据小倩的提示,两人分别谈谈对物业的看法和成立业委会当中的难题。两人都很紧张,说话对不准镜头,小倩提醒他们看镜头,他们一看镜头就躲闪,脸刷的一下子红了,王晓能也感觉到耳根发烫,台词都忘记了。小倩就说,这两位大哥,你们别紧张,不住给他们打手势,做提示语,教他们说台词。场外的观众就笑了,小倩也笑了,场面一度很融洽,有点类似做娱乐节目,排演多了,大家都放松下来,两人也就很快录完。

 

小倩说找位好看的女业主也说说吧,这样收视率高。大家推荐梅艳华,梅艳华就往外走。小草和小树都不肯上镜,说家庭的关系网太复杂,怕家里人看到惹麻烦。

 

小倩也在笔记本记录一些线索,大概想把逻辑理顺,人物关系理清楚吧。她记录一些,说业委会成立难,责任在于居委会,他们在这个过程中有推诿。今天我来的时候也请了物业协会的会长,到时候帮你们解答问题,你们有不懂地方可以问他。

 

小树笑着说,您有备而来,真是良心记者。

 

小倩谦虚说到,我们出去做一次采访,肯定把准备工作做足,要不还得跑几趟。下一步,大家带我去居委会吧。

 

王晓能钻进采访车带路。几个脚步快的年轻业主已经走在前面,大爷大妈浩浩荡荡跟车朝着居委会出发。

 

田主任不在。副主任朱改革在场,面对记者的采访,朱副主任显然没有做好采访的准备,他说自己很忙,马上就出去办事,能不能采访之前打个电话预约?

 

小倩说话很甜,带着几分反讽:我们知道您大忙人一个,今天这不赶上了么,来的早不如来的巧。我们耽误您几分钟,反正去物业也很近。大家坐在一起,事情就清楚了。以后也不会麻烦您。

 

马主任面露难色说,我们去找了几次物业,物业都不配合我们,我们真的没办法了。

 

小辫子青年把居委会的里里外外都拍摄一遍,早就在大厅摆好机位对着两人聊天。朱副主任也不躲闪,脸色挂在一张稍显稚嫩脸上,一脸苦相。

 

小倩说,这样吧,我们一起去物业办公室,我来帮助大家把情况疏通下。事情卡到这里,总要解决的。早解决早舒心,要不这根鱼刺卡在喉咙不拔出来,大家都不舒服。

 

这些话大家听了解气,小倩都把自己当小区一员。

 

朱副主任继续推辞,最近街道办安排的事多,我马上要出门。

 

小倩说,耽误不了几分钟。一起上车走吧,我们也开车来的,坐我们车。

 

美女开口总是一种不可抗拒的压力,一种义不容辞的威慑力,朱副主任哭笑不得。现场有人也跟着起哄,去吧。朱副主任被推上采访车,大家又跟着车往物业办公室赶。看戏一样,一场接着一场,精彩连连。

 

物业大厅挤得满满当当。几个业主都把身子贴着墙,尽量腾地方让记者坐,小倩也不客气坐了下来,摄影记者还在摆放机位调试角度。

 

刘大力玩失踪。办公室没有人,王晓能和李炜轮番拨打刘大力电话都不通。物业办公室都没有一个接待,财务小妹躲在办公室也不出来招呼一声。大家扯着嗓子喊,刘经理呢,刚刚还在,咋就不见。

 

小倩很淡定,我就等着他,等他下班,他总要下班回办公室的吧?

 

刘大力的电话终于通了,冷冷说,我现在在地下室,信号不好,情况我都知道了,现在回去。

 

刘大力还没有走进办公室,大家就让开一条路。欢呼刘经理回来了,迎接凯旋的英雄一样。

 

记者就把话筒抵到刘大力嘴边,刘经理,采访您几个问题。

 

刘大力摆摆手,我不会说什么的,我知道你们在暗中摄像,你们这一套我早就知道了,我说什么,你们都可以反驳,然后剪辑出来,不是我说的,也变成我说的。

 

小倩对摄影师说,我们今天真的没录像。转身又叫了几声刘经理,噢,你们对我们这一行很了解噢,不过我们今天是为了解决问题并非为了采访。物业、居委会、业主代表都来了,马上还有一个物业协会的会长也到,大家坐在一起把问题沟通清楚就好了。

 

话音刚落,小倩口中的协会会长就到了,提着一个公文包,穿着白色衬衣扎到西裤里面,显得文质彬彬。

 

小倩紧紧握着协会会长的手,韩会长,不好意思让您辛苦跑一趟。

 

韩会长说,没事,我来给大家普及下常识,也算份内工作嘛。

 

韩会长坐下了,刘大力也坐下,朱副主任也坐下,几个业主代表就靠近他们坐下,其他人继续挤在门口,伸长脖子往里探,办公室热气腾腾。

 

小倩把话筒挪开,作出放弃采访的姿态:据我所知,业主成立业委会是业主权益,为啥居委会的资料到了物业这里就不配合呢?

 

刘大力把头一偏,我们没有不配合,只是街道办要给我们发函,我们对业主隐私负责,不能随便把这些业主信息泄露出去。

 

朱副主任也十分尴尬,我们跑了三趟物业办公室,每次都吃闭门羹,他们不配合,我们也没办法,我们不能给上级发函吧?

 

小倩说,居委会和您这边进行两方核对,也算泄漏隐私么?

 

刘大力终于把老板抛出来了,这些资料其实在开发商手中,开发商不同意我们核实,我们也不能自作主张,随随便便就给其他人核对。

 

朱副主任干笑。

 

外面的小草小树就起哄,刘经理您就说了句实话,你做不了主,让你们老板来接受采访吧。

 

小倩对韩会长说,这种情况算不算阻拦业委会成立,遇到这种情况怎么办?

 

韩会长侃侃而谈,先谈业委会与物业制约关系,结论是物业不支持的也很正常,谁也不喜欢有人架一把刀在自己脖子上,干什么事情碍手碍脚。因此物业不喜欢小区有业委会,想各种办法阻拦。

 

韩会长打了一个比喻,很形象生动。

 

刘大力反驳,我们没有不支持。

 

大家就笑,还没阻拦啊,睁眼说瞎话啊。

 

韩会长继续谈到申请程序,目前设计上面还有很多漏洞。按理说,居委会管辖各小区,物业也是为小区业主服务,两方在职能上面还有些不同。如果物业再不配合,可以跳过物业这一关,找房管部门核实业主身份,房管部门有业主的全部资料。

 

几方围绕这程序问题扯来扯去,两边都在踢球,都在讲自身的难处,场外的观众就起哄,幸好韩会长又把问题理清楚,刘大力一直沉默应对。中午十二点,韩会长要走了,他起身对业主说,如果居委会还故意拖延,你们可以去街道办提出申请程序,直接走下一步吧。



欢迎关注业主精品阅读(readervip),做一个有品质,有内涵,有尊严的业主。小阅读,大收益 。为您第一时间传递社会热点事件及相关点评,让您远离信息碎片化我们关注:1.互联网正在发生的大事;2.您身边热议的事情;3.业主权益维护。

             



首页 - 业主精品阅读 的更多文章: